《瑜伽》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 扫一扫!更多资讯 ]
Les Leventhal:为什么在摊尸式中,我会流泪

Les Leventhal老师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是一个十分传奇的人物,曾经是一名酗酒的冰毒吸食瘾症患者,一名在牢狱中迷茫度日的犯人,现在,他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他成了一名畅销书作家,一位在监狱里教瑜伽、也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瑜伽的瑜伽老师……

 

他的身上有很多热点标签,但对于他来说,去除印记,找到自我价值的这条路漫长而艰辛,一走便已过去了二十几年。他说,他的一生有两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而瑜伽,让他有了这种转折的可能性。

 

那瑜伽给了他什么启示?涟漪效应、亲密关系、自我价值……以下是他三个跟瑜伽有关的故事,也是三个分享,三个哲理:

 

一涟漪效应

 

“第一次摊尸式,我流泪了。

 

第一节瑜伽课的感觉,相信很多人都难以忘记,Les也一样,他跟我们分享,那时候的他觉得自己很蠢,甚至,在自己的第一节瑜伽课中,他还有一个有点特别的体验,那就是,他在自己的第一节瑜伽课上哭了。

 

“第一次上瑜伽课的时候,我其实一点都不理解老师让我做的事情,我根本不懂怎么样去动我的身体,我在课程中感到迷茫。

 

“我的第一节瑜伽课程是在一个健身房里完成的,课室是被玻璃窗包围的,所以有很多人能看见我在做什么,就有一种大家都在看着我的感觉,这感觉真的不太好。但最后我们躺下来做摊尸式,我居然开始哭了,我在想为什么我会哭,我在一个健身房里,别人都在看着我,我感到恐惧、羞愧,还有点尴尬。老师在课后跟我说,没有关系,这种情况有时候会发生,她还问我是不是第一次上课,我跟她说是的,她让我继续过来上课,我想,到底是什么让我哭了?

 

正是这一次流泪的摊尸式,激发了他对瑜伽的好奇,因为他知道,如果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就必须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在寻求答案的路上,他也遇到了很多非常著名的老师,拿到了Ana Forrest 的认证,参加过Sharon Gannon的课程,并跟她成为了好朋友,还遇到其中一位非常著名的老师,名字叫Tias Little

 

 

“名师的课怎么那么糟?答案是……”

 

“第一次上Tias Little 的课的时候,我感觉那个序列非常糟糕,真的很可怕,摊尸式我都静不下来。

 

这是LesTias的课程的第一印象,他感觉非常糟糕,但后来却发生了一个转折,让他恍然大悟:

 

“当摊尸式之后,他让所有人都围成一个圈,然后问我们,觉得这个糟糕的序列怎么样?然后我的内心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来他是知道的。他分享,自己过了很糟糕的一天,而他在上课的时候,把这种情绪带进来了。

 

每个人的背景和经历不同或者仅仅是他们当天发生过的事情,都会在他们在瑜伽课堂上的反应中反映出来,他突然明白了,这是他第一次上课会哭的原因,这跟他的经历有关,这就是涟漪效应

 

“然后我明白了,其实每个人在课堂上的表现和举止都在传递很多信息,他们可能因为刚刚经历的某些事情而受到影响,也可能是受到他们之前经历的事情的影响,在教学中,我的某些体式或者概念掀开了他们的伤疤,让他们受到了特定的刺激,于是有了特定的表现。所以,我希望体式不仅仅是体式,这才是瑜伽习练效果的最大化体现。

 

像投掷一颗石头到湖水中,涟漪泛起的感觉。瑜伽也为Les的生活荡起了一圈圈涟漪,他找到了答案,甚至,他还得到了更多。

 

 一亲密关系一

 

“社会缺乏的,是我在这里

 

“在参加我的课程的时候,那些人可能在经历离婚,或者是有家庭成员过世了。我接触过很多。”Les分享。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过往的事情在人们身上留下的印记,都有可能在瑜伽课堂上反映出来,瑜伽课堂,便是照见这一切的镜子:

 

“作为一个老师,你需要看到这些,你在这里的职责就是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当学生在课堂上挣扎的时候,你要告诉他,我在这里,所以你可以放心去宣泄。"

 

Les在瑜伽课堂上感受到了涟漪效应,也感受到了人们的不安全感,他觉得瑜伽中的师生关系,就应该是给予学生一种安全感,告诉他们,我在这里,而这也可以延伸到生活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处理,他觉得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都与有关,而在爱之外的则是恐惧:

 

“这一切事情都跟你如何处理你的亲密关系有关,它潜藏在所有的事情之中。所有在爱之外的都是恐惧,总觉得别人要抛弃我,要批判我。有时候人们说不在意,其实他们是在意的,他们说不在乎我的历史,其实都是在乎。这些声音从另一层面去看,在背后的都是以为基础的,我们都是人,我们都会生气、会羞愧、会不开心,人们极少去谈论这些,所以在课堂上也是,人们有时候很害怕倒立,但我会告诉他们,我就在这里,我会给你指导,让你感觉到安全,给所有人一个安全的氛围。去让整个环境变得安全

 

 

“你为什么生气了?

 

快节奏生活让人们慢慢缺乏更多的交流,过于快速的节奏,也导致更多问题的发生。在网络发展的大环境下,人们想一切都变得很快,下载很快,学习很快,似乎让争吵也来得特别快,在这里,他又分享了一个身边的故事:

 

“下班回家看到爱人做饭了,但你想出去吃。但爱人则说想在家吃,他说,已经做好了美味的晚餐,不想出去了,要在家里,也准备了蜡烛和香熏,他觉得你在家也可以像在外面吃一样放松。然后你可能会因为和预期不一样而感到不开心。然后爱人想的是,我只是想让事情变得更好,我做了那么多,但你却生气了,然后就起矛盾和开始争吵了。

 

“这些真的就是现实中所发生的事情,这种事情甚至会导致分手,现在的争吵真的发生得太快了。但其实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暂停一下,你说谢谢你让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做的这些真的很好,然后一起好好商量怎么解决。

 

“快速的网络沟通会导致一些不必要的误会的产生,就像你发了一个邮件,别人给你回复了,然后他的回应让你很诧异,你想为什么他要这样回复,你只是想跟他打个招呼,有时候的确会产生这样的误会。

 

Les 觉得,习练瑜伽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让你看清楚这一切发生的背后的原因,当看清楚并将其付诸实践,便可相互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则变得更加和谐和亲密。

 

 一自我价值一


“谢谢你,这真的对我有帮助。

 

社会中,很多人都在追求自我价值,当我问到社会中的自我价值如何实现的时候,他是这样跟我说的,人们都在追求人生的巅峰,比如在瑜伽中,他们可能会以高难度体式为目标,但巅峰时刻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他自我价值的体现,那自我价值于他而言又是什么,他觉得是应该把他从瑜伽中学到的所有,有效地分享给更多的人,他说,为了做好这件事其实是需要更多的无私,也需要更多的自私,这让他聊起了Ana Forrest Sharon Gannon两位老师对他的教导:

 

“我参加过Ana Forrest 的教师培训,她跟我说,如果你不去教学,那就是一种错误的自私。而短期地跟随Sharon Gannon 学习也教会了我这一点。我一开始教课的时候,甚至不敢看学生的眼睛,这些也是亲密关系的处理,然后Sharon跟我说,你每天都在说爱和亲密关系,但你却没有付诸行动啊,然后就在那一瞬间我才突然明白过来,是啊,我真的错了。

 

他觉得,他的教学应该要行之有效,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变化,他才会产生价值。而关于如何让教学变得有效,他的观点是需要以真诚、不欺骗的态度去告诉别人自己的经历和做法:

 

“这些年,我一直在世界各国旅游,跟很多人做交谈、也一起练习瑜伽和修复自己,人们总是问我该怎么去克服自己生活的困境,怎么重新获得家庭的信任,这需要我用自己的经历去告诉大家,把你干过的那些疯狂的事情告诉他们,你需要真实、不欺骗的态度,这样人们才会相信你,所以才会去付诸行动,然后大家才会给你谢谢你,这真的对我有帮助的反馈。

 

但他最后还补充了一点,他觉得虽然实现价值是要无私地去分享,但有时候也应该为了无私变得更自私

 

“‘自私一点并不是坏人啊。

 

很多初级老师为了积累经验或者分享教学不停地赶场和赶课,而Les希望以他的亲身经历来说说:

 

“我在瑜伽里得到了很多礼物,如果我不去分享和教学,那就相当于一种变相的偷盗,如果我没有把我在瑜伽中学到的都有效地分享出去,这就是一种错误的自私,但有时候我也需要休息,所以我有时候也需要变得自私

 

“不要在能量低下的时候教学,瑜伽老师也需要休息。对于我而言,在晚上我会多做一些沉静的练习,在晚上六点前我则会做一些有活力的练习,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我比较安静,喜欢做祈祷、冥想、可能会来一杯咖啡,这些是需要变得自私一点的地方,经过这么多年的教学,我知道我一天需要多少能量,知道自己需要多少修复的时间。

 

“就像我爸爸死去的那段时间,我十分关注自己和我的家庭,我变得自私,因为那时候非常必要,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有人来向我求助,我也无法给你什么帮助,因为我没有时间,我无法向你提供你所需要的帮助,但这不意味着我就是个坏人,我们只是需要找到平衡。

 

*选自杂志8月刊焦点栏目LesLeventhal专访

采访、撰文 | 莫莫

图片 | 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