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 扫一扫!更多资讯 ]
瑜伽网红第一人——Kino MacGregor,她可能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她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她是一个身体外在美的极致追求者,同时也是一个阿斯汤加传统瑜伽的忠实实践者;她是一个精明强悍八面玲珑的女商人,同时也是一个始终心怀谦卑与感恩之心的公益大使。她说她希望能够成为瑜伽界的OprahWinfrey,将瑜伽的文化带到世界各地,带给成千上万的人。下面就让我们一同走近这位联结传统瑜伽与流行文化的“现代瑜伽士”——Kino MacGregor吧!



差劲的瑜伽士?


她是一个身体外在美的极致追求者。她承认,她喜欢漂亮甚至是昂贵的东西。每一张照片上的她,都涂着艳丽的红唇,刷着厚厚的睫毛膏,换着不同颜色的指甲油;她的头发并非是天生金黄,而是经过烫染而成,即便去到印度学院进修,她也依然要染发,坚持每天洗吹保持时髦的发型;她总是穿着色彩鲜艳、大胆张扬的紧身小短裤、小背心在世界各个角落凹出令人瞠目结舌的体式……

 

她是一位精明强悍八面玲珑的女商人。她坦言,她追求名声和财富。她在个人的Facebook、Instagram、Twitter以及Youtube等社交平台上实现个人品牌的营销,她出版了6张阿斯汤加瑜伽的DVD、4本关于瑜伽的书籍、拍摄了大量的在线瑜伽课程;她经营着一系列瑜伽相关产品,周旋奔波于世界各地不同的城市开展教学培训,和自己的丈夫创建了迈阿密生活瑜伽中心,还创办了《迈阿密瑜伽杂志》;她联合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在线瑜伽综合频道Omstars。她似乎违背了所谓纯粹的阿斯汤加瑜伽世界的市场商业禁忌,她似乎有着难以填满的欲望沟壑、不断膨胀的自我,她似乎在不遗余力地打造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瑜伽王国……

 

这些,与我们印象中传统的瑜伽人似乎相去甚远。“也因为这样,”Kino说,“Guruji过去曾说过我是个‘坏女人’。”


忠实的瑜伽士? 


而另一方面,Kino从开始习练阿斯汤加瑜伽至今已20年,在过去这20年里,她每年都会回到印度迈索尔跟随她的老师(以前是Pattabhi Jois,现在是他的孙子Sharath Jois)学习;她始终遵循传统的阿斯汤加瑜伽习练原则,坚持每周练习6天,从不间断;她是现今少数获得阿斯汤加创始人Pattabhi Jois认证教授阿斯汤加的瑜伽老师之一,现已开始进入阿斯汤加第五序列的练习;她坚持素食,并尝试在做每件事情时都做到自我反思;她认为自己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好人,对于自己所决定做的每一件事她都会非常用心。


 她从不认为有任何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她始终保持谦卑的自我,对于跟随她练习的学生也始终心怀感激,不管是在教室里的学生,还是那些观看她视频或阅读她书籍的学生;她始终心怀同理之心,她与YogisHeart、Yoga Gives Back等多家慈善机构合作,让更多人能够通过瑜伽完成自身的转变,并通过活动筹款鼓励人们回馈社会,同时也通过自己的实践表达着对印度这一瑜伽起源之地的深深感激。

 

就这一角度而言,她似乎又是一位忠诚而传统的阿斯汤加习练者。


那么到底应当怎么评价她呢?喜欢她的人数以百万计,厌恶她的人亦是不在少数。就如她曾经所被问到的一样“如果你知道你将因为传播瑜伽为数十亿人所知悉,这些人中一半会喜欢你,一半则会讨厌你,你还愿意这么做吗?” Kino毫不迟疑:“是的。我希望我能够成为人们想要练习瑜伽的灵感来源,如果这样的代价是会让一些人讨厌我,我相信,我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去承受这样的代价。”她说她希望能够成为瑜伽界的Oprah Winfrey,将瑜伽的文化带到世界各地,带给成千上万的人。


是的,任何未经深入了解的评判都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不去探询,我们不会知道她热衷于穿紧身超短裤练瑜伽是因为她身在地处热带、长年无冬的海滨城市迈阿密,且穿着短裤能够让她在手臂平衡的练习中真正运用核心力量而非依靠肌肤与衣服的摩擦力;如果不去深究,我们不会知道当Pattabhi Jois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她的宣传和影响,开始认识、爱上并去到迈索尔习练阿斯汤加时,他同样是感到非常欣慰的。

 

或许只有真的去走近她、看她做、听她说,我们才能够去认识一个真正的Kino MacGregor吧。

 

Kino的阿斯汤加之路


在开始瑜伽之前,Kino的生活似乎就是由那一场场通宵达旦的派对、肆意摇摆的舞蹈和躁动刺耳的音乐所组成的,显然,她也乐在其中。她有数不清的高跟鞋和化妆品,彼时的她当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愿意为早起晨习瑜伽而放弃那充满刺激和快感的夜生活。

 

一个偶然的瞬间(这个瞬间是什么呢?好奇的读者可以去翻阅7月纸刊封面故事哦!)让她开始了人生的思考,她突然感到好像是时候用自己的生命做一些更真实的事情了。Kino慢慢发现,自己对于那些疯狂的无眠之夜的渴望,对于震荡耳膜的音乐、晃动地板的舞蹈还有化学物质刺激的派对的渴望,追根究底其实都是一种精神的绝望——“我从9岁开始就一直和抑郁症做斗争,有时候抑郁还会伴随着恐慌、焦虑甚至是自杀的倾向。”

 

她好像感觉到改变的种子开始在心中发芽了,她想要寻找一种更加平静的生活,于是她做了一系列的改变,让自己的生活重回正轨:参加GRE的考试,申请纽约大学的硕士研究生,然后报名参加了阿斯汤加瑜伽课程。


但这其实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接触瑜伽。19岁时她曾在健身馆看到过别人在练习头倒立,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去上了第一节瑜伽课,想尝试下头倒立,当然结果并没有成功。3年之后,当她选择再次回到瑜伽的课堂上,心境已不同往日,处于绝望与自我否定的低谷时期的她希望能够通过瑜伽找到更平静的生活。



在尝试了一堂阿斯汤加的课程后,她彻底爱上了这一练习:我不知道这个课程是关于什么的,当然也不知道它将改变我的一生。只是在课堂最后的放松休息中,我感受到了头脑无比的安静,这种平静是我所一直渴望却不自知的,我感觉到从肌肤透出的舒适感,好像回到了家的感觉。我知道我生命中所有的不适,就像是我所经历过的在不同情境中不和谐的音频一样,最终都会消失。我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快感

 

随后,她开始了她第一次传统迈索尔风格的练习,这是一种自我的习练,教室里的能量和练习本身会给习练者空间去探索和更深入地感受自我,班里的学生会定期前往印度迈索尔跟随PattabhiJois学习,在读完YogaMala一书后,她感受到一股来自东方的难以自抑的力量在吸引着她,她决定前往迈索尔学习,而此时的她只习练阿斯汤加瑜伽不到1年的时间。


 

Pattabhi Jois 与 Kino  


当她到达迈索尔,看到晚年的Guruji并第一次开始在那个破旧的学院里练习阿斯汤加时,她知道她达成了自己内心的渴望。她感慨:正是这一次的印度之旅完全地改变了我的生活,因为Guruji看到了我内在的可能性,而且始终与我真诚地对话。在我相信自己之前,GurujiSharath就先相信了我。


从那时起至今20年的时间里,Kino始终坚持每年前往迈索尔学习进修。

 

身体意识的觉醒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科技的创新、拥挤的信息似乎都在威胁着我们对于身体意识感知与专注的各种能力。但正如哲学家理查德·舒斯特曼在其《身体意识与身体美学》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新型交流媒介将我们从肉体到场需要中解除得越多,我们的身体体验就显得越加重要,我们就越需要培养我们的身体敏感性,以便于察觉和应对紧张的超负荷所带来的威胁,而瑜伽也正是一种再次唤醒并重塑我们身体意识的方式。

 

Kino强调:具有挑战性的体式是照亮我们内心深处黑暗世界的无以伦比的镜子,你如何去回应它,是检验你灵魂的一个标准。


就如她谈到自己练习孔雀起舞式(pinchamayurasana)时的那段经历:像孔雀起舞式这类体式,需要学习的就是怎样更好地摔下来,以及如何克服摔下来的恐惧。我开始练习孔雀起舞式时,也摔了很多次,甚至有一天我都摔了不下20次,我都觉得自己要失去耐心了。但是,在我尝试、练习和摔倒18个月后,我找到了自己的平衡。是的,你没有听错!这个手臂平衡的动作整整花了我1年半的时间练习。

 

Kino认为,阿斯汤加中每一个瑜伽体式对于不同的人而言都意味着不同的练习时间和它自己的意义,最重要的就是习练者在面对困难、疼痛时,愿意努力去面对和克服,如果总是跳过、借助墙壁或是依靠老师,那么其实就是在逃避体验阿斯汤加某些体式中所要求你去学习并体验的重要一课。

 


Kino解释道:可能当你第一次尝试去感知和唤醒身体那块被遗忘的区域时,感觉非常困难。但是你必须学会通过体式去深入挖掘身体的各个层面,通过记忆、情感以及不同的观点等去触及人类灵魂的所有缺点和脆弱。当我们在通关打怪的练习过程中逐渐开始关注自身的身体意识,考察真实的身体感受,我们也便能够运用这种身体反思更好地认识我们自己,更好地促进我们对于外部世界的感知与融合。

 

而另一方面,Kino也关注到文化中对于形体外貌的过度强调其实也影响了我们考察真实的身体感受:我们的头脑很喜欢通过一个非常高甚至通常是无法企及的身体完美标准来评判自己,但是这从阿斯汤加的本质来看这是不被认同的。事实上,当我刚开始做瑜伽时,我无奈地发现,在视频和工作坊里的高级老师都是四肢修长并且有着强壮肌肉的。当我看到他们将自己抬离地板时,我从来不敢相信像自己这样的人也会有做到手臂支撑体式的一天。


 

总是徘徊周旋于那些在媒体上流传风靡的图片,回看自身时就很容易会对自己的身体过于严苛,这些关于力量与美的统一标准也会使得我们无法欣赏不同于标准的其他身体,无法相信不同于标准的其他身体的力量。


甚至有人跟我说过,我的大腿太粗、手臂太短,想要做到某些体式简直是奢望。欣慰的是,我选择了那些相信我的微弱之音,而不是那些响亮的怀疑之声。她说。

 

她认为,世界上有多少不同的身体,就有多少种阿斯汤加习练的方式,在传统的迈索尔习练方式中,是可以按照每个学生习练的不同需求对体式做出调整和修改的:“在我去印度游学的那么多年的时间里,我看到了我的老师是怎样根据对学生最有益的方式来调整练习的,虽然在阿斯汤加里有许多的体式,但是并不是每个学生都需要每天以相同的方式做完所有的体式。阿斯汤加不是一种单一线性的练习,而是在于引导学生进入精神的旅程。


 

Kino希望能够让更多人知道的是:其实,你并不需要这个世界去爱你,去让你感受自己的价值,就如同你也不需要让这个世界去强行往你的脑袋里填满什么是美、什么是力量的统一标准。

 

采访中Kino提到,许多女性曾告诉她,她们因她而备受鼓舞也更有信心去练习(Kino说自己并不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Kino用略带戏谑的口吻说:好吧,那就让我的肌肉型大腿和矮小的身材成为所有又矮又厚重的身体的激励吧!而玩笑之余更多是积极的支持与鼓励:让我告诉你们,你们没有任何错,你们也很漂亮,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把自己撑起来,但同样,你也不需要这样做来证明你的价值。练习的最完美身材就是那些坚持练习的人。学会喜欢自己的身体,用每一次呼吸来感谢自己的身体,感谢从自己身上获取的如此强大的力量。



Kino相信每个个体都蕴藏着实现转变与突破的力量,等待着被发现、被挖掘,而瑜伽练习正是这一工具:“其实,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轻易实现的——瑜伽不是、手倒立不是、冥想不是、情绪平衡不是,当然,自我的认可也不是。我曾经同抑郁、焦虑、饮食失调、恐慌症、自我价值认同、孤独等进行过持续的斗争,但转变的关键其实始终存在于我自身。我可以选择沉浸在自己的苦难之中,然后消极地等待世界给予我补偿,给予我那些在我看来本应属于我的东西;也可以选择从自己那种具有毁灭性的思维中跳出来并努力去改变自己的世界,将它转变成自己所钟爱的模样。”

 

体式练习的深层是身心的联结,瑜伽不仅是一种体育的锻炼,更多的是一种身体感知的艺术,事实上,所有体式的练习都是为最后实现身心的升华做好准备的。这也是为什么Kino会相信即便很多人是出于健身原因开始瑜伽练习,但是慢慢地,他们便会发现瑜伽已经在无形之中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瑜伽体式的美妙之处就在于你不需要去相信它们会有疗愈的能量,瑜伽会先作用于你的身体,然后巧妙地深入到你的精神与灵魂,实现人的彻底转变,因为身体本身就是一条通往内心与灵魂的通道。”Kino说。

 

打开Kino的社交网络平台时,会惊讶于她似乎信手拈来的超高难度瑜伽体式,照片里她的眼睛始终闪闪发光,脸上始终带着温暖的微笑,就连《华盛顿日报》对于她的评价——“国际知名的阿斯汤加导师Kino Mac Gregor是这样一种存在,她不仅能把双腿放在头上,而且她还能笑着这样做也近乎一种不可思议的叹服。


她是社交媒体平台宣传瑜伽的开创者——她的Instagram坐拥逾百万的粉丝,她个人的Youtube频道观看次数也已超亿;她是瑜伽网红鼻祖”——她在世界各个著名景点打卡的高难度体式照流传全世界。在她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传统与现代的结合,看到了瑜伽与时尚的结合,也看到了传承与开放的结合。



(注:那么Kino是如何在传统瑜伽习练者与现代流行文化追随者这两个看似相互矛盾的身份之间保持平衡的呢?她又是如何定义并身体力行“现代瑜伽士”这一身份的呢?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翻看7月纸刊封面故事,阅读完整文章哦!)



图片/ Kino MacGregor

采访、撰文、编辑 / Aries L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