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 扫一扫!更多资讯 ]
硕士研究生也有瑜伽专业了!

根据@人民网的报道,云南民族大学将于今年6月8日正式挂牌“中印瑜伽学院总院”,该学院将从9月起计划招收40名本科生,并从今年年底计划招收30名硕士研究生。

这一专业的设立,意味着瑜伽不仅广受人们欢迎,在专业程度的要求上也越来越高。该学院的副院长说,除了瑜伽课程外,还开设了医学、哲学和印地语等课程。

在几年前,国内已有部分高校开设了瑜伽本科专业,如今终于迎来了硕士专业的设立,瑜伽在高校一路走来,并不容易,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陈曙星老师。

陈曙星老师是全国首个在高校开设瑜伽本科专业课程的瑜伽导师,甚至在学校开展瑜伽教培,他被誉为“高校瑜伽第一人”。

陈老师还是学生时,就与瑜伽结缘,他在学习中得知少林功夫里的童子功相传是达摩祖师传下来的,于是“古印度”和“瑜伽”两个词,第一次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1990年,成为老师的他,开始往自身的体育教育中注入瑜伽元素,2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正式开始了瑜伽教培。

除了瑜伽教培的推进,陈老师还接连两次赴印度瑞诗凯诗深入学习,他成为最早一批国际瑜伽教练和瑜伽理疗师。

渐渐地,除了社会上的瑜伽课,在大学里开展瑜伽课也得到了热烈反响。老师的瑜伽课成了学校里最受大学生欢迎的课程,很多学生感叹,原来体育课还可以这样上!

在每一个学期的总结交流中,孩子们都表示这是整个大学生涯让他们收获最多、最为期待的课程。这种颠覆传统的体育课,实质上,老师觉得是一种教育的回归。

陈老师认为:“参透生命之道是人们存在的意义所在,了解和保持健康之道是追求美好理想的前提。体育课应该上升到‘道’的层面而不应该只是停留在‘术’上。

体育老师应该了解生命哲学, 懂得阴阳法则, 了解身心变化规律, 知道生命与自然相应的原理, 生命与社会的关系, 身体与选择职业的关系等等。”

在体育课程中加入瑜伽元素,亦是这种理念的体现。

老师用实践证明了自己的看法,瑜伽课程不仅受到欢迎,而且收效显著。

通过对练习瑜伽和不练习瑜伽的大学生进行跟踪调查,历经三年时间对比,他发现练习者和不练习者之间的心理焦虑指数存在明显差异,即通过哈达瑜伽练习,身体机能的变化与个体心理焦虑指数相关。

进一步研究发现,哈达瑜伽练习通过两个重要的身体指标——体前屈和体重的改变,对心理变化可以产生作用。也就是说,通过提高练习者的身体素质,可以降低个体焦虑指数,形成积极的“生命观”、“价值观”。

瑜伽给学生们带来的益处,显而易见。终于,在陈老师的努力下,瑜伽这颗种子,在高校有了开花的苗头。

“我们一定会争取,为你在体育系专门开设瑜伽专业的本科班!”学院领导的这句话,让高校瑜伽专业,成为了现实。

计划敲定后,老师开始紧张忙碌的筹备工作。在开设瑜伽专业的最初,他能借鉴的教学大纲和教材都是传统的体育教学内容,瑜伽专业并没有一套系统、有针对性的完整教材和教学计划。

所以,最后老师的选择是参考传统瑜伽资料,结合教育部教学总目标与高校体育的特点,在2010 年,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瑜伽——流动的生命》作为教材,并为瑜伽专业学生制定四年本科教学大纲和学习计划。

2013 年9 月,第一届瑜伽专业本科生开班了,迎来了清一色19 位男生。

从什么是瑜伽,到各种瑜伽体式和功法;从中国文化的阴阳、太极到《黄帝内经》;从人体解剖学到运动生理学;从瑜伽生理学到心理学……这群孩子学到了从未有过的丰富内容,而所有的学科像散落的珍珠,因为一根叫“瑜伽”的线把它们串在了一起。

从一节融入瑜伽元素的体育课,到在高校开设瑜伽本科专业课程,再到今天,高校开始招收瑜伽硕士研究生,瑜伽在我国的发展越来越专业化。

在寻常人看起来,瑜伽已经在中国广为流行,但陈老师却认为,现在的中国,瑜伽还没有真正开始:

“现在的中国,瑜伽还没有真正开始。瑜伽作为一个舶来品,如何在中国的土壤中健康地生长,是所有瑜伽人在探索和思考的问题。

其实,中国和印度都属于东方文化,两者之间的文化智慧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因此,瑜伽行业的未来发展十分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