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 扫一扫!更多资讯 ]
瑜伽哲学教你摆脱吃货的罪恶感

如何吃得健康快乐


我们很容易就忘记


不断尝试新兴饮食


被加工食品所包围


摆脱吃货的罪恶感

Lorraine Vavul,一位住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妻子和母亲,已经克服了超重的问题,如今正在纠结如何为两个年幼的女儿做出正确的营养选择。为此,她收集了一大堆彼此矛盾的信息。判断孰是孰非,可是一件头疼的事情,你是不是也有同样的烦恼?

15年前,Lorraine Vavul听说牛油果的脂肪含量很高,所以把牛油果酱列上了黑名单。现在,它被当成健康食品,因为含有对心脏有益的单一不饱和脂肪酸,可以帮助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或者说“坏”胆固醇。对Vavul来说这是好消息,但她在区分食物对健康有益还是有害方面还是遇到了很多困难。“我觉得自己是个有健康意识的人,”她说,“但我不知道哪个更糟:是饱和脂肪酸还是反式脂肪酸。”


她还试着去分辨好的碳水化合物和坏的碳水化合物,以及小麦与全麦。最近她听说胡萝卜也成了受批判的对象,因为它在血糖生成指数上得分很高。倍感挫折和困惑的Vavul只想要一些明确的答案。“他们为什么不能一次性把这些问题都解决掉?”她问。

 

像很多其他美国人一样,Vavul想以健康的名义彻底检查一遍她的厨房。她期待科学、食品工业、营养专家以及政府能驱散她对饮食的困惑——而这些权威力量却只是在加深她的困惑。

 

但有一种力量却经常被忽略。瑜伽哲学教导你要以植物性饮食为主,构成饮食金字塔的根基。体式练习加强你对身体的觉知力,于是你更能够觉察到那些能带来持久养生效果的食物——也能发现那些食用之后感觉很不好的食品。经过一段时间,瑜伽习练者们与饮食有了一种更舒适宽松的关系。练习能帮助Vavul抗拒那些混乱的信息,学会相信她自己,重新找回享用健康饮食的愉悦感。



正面证明

现在科学家正在发现瑜伽在这个领域的功效的可信证据。位于西雅图的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发现,超重的中年男性和女性,在坚持练习10年瑜伽(每周至少一次)后,体重减轻了五磅。不练瑜伽的对照组则增重了八磅。研究的领头人、华盛顿大学公共卫生与社区医学学院的流行病学教授Alan Kristal相信,减重更多来源于觉知力的提升,而不止是燃烧卡路里。“你学会感受吃饱的感觉,不再喜欢那种饮食过量的感觉。”他说,“你可以真实地面对焦虑和压力,而不是用食物来掩盖它们。”

 

Bianca Raffety可以证明这个现象。这位西雅图的阿奴萨拉瑜伽教师说她在练习瑜伽之前的饮食习惯非常非常不好。“我总是用快捷的办法来解决能量需求,吃很多加工过的碳水化合物,方便食品。”她说,“吃得太快,汉堡包是家常便饭;很多的奶酪,很多面包。”

 

现在她越来越觉察到她该吃什么,怎样去吃。她还有一些贪恋的食物,但它们的质量提高了。“我喜欢烤奶酪三明治,但现在我用好的面包和奶酪。”Raffety不仅选择健康食材——她的“好面包”是有机全麦的——同时她也学着应对情绪低落而不求助于饮食。她认为这得益于她的冥想练习和瑜伽社群对她的帮助。“瑜伽社群培养人对困难处境做出健康的反应,无论是饮食不当,还是其他什么。”她说。

 

尽管瑜伽和冥想可以帮你穿梭于美国食品工业的汹涌波涛,但罗马并非一夜建成。当你练习时,你可以建立纪律、耐心、慈悲心来克服很多针对你的摧毁力量——不管它们看起来有多强大。

“瑜伽社群培养人对困难处境做出健康的反应,无论是饮食不当,还是其他什么。

摧毁你的力量

在对自我提升无休止的追求中,美国人对营养思潮风气的变化表现得非常脆弱。《杂食者的困境》(The Omnivore’s Dilemma)的作者Michael Pollan这样说:“我们对健康饮食的迷恋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这是食品工业和媒体经常开发的一个悖论。“美国人用科学的角度来看待食物,却不是从愉悦的角度。”Pollan说,“食品工业喜欢这一点,因为这样可以让他们自由地再建低脂、低碳水化合物或高Omega 3脂肪酸的 加工食品。时下什么当红就做什么。”

 

纽约大学营养学教授、同时也是《食品政治》(Food Politics)一书的作者Marion Nestle相信食品制造商总是把利益凌驾于公众健康之上。她说:“食品公司制造和销售任何畅销的产品,不管它的营养价值和它对公众健康的影响。”他们总想尽可能地多卖,可能正是这样的原因使美国政府官方不敢站出来倡导美国人少吃一点——甚至连肉类和全脂奶类制品,这些大量食用后明显伤害健康的食品也不提。

 

“政府永远不会传递‘少吃一些’的信息,”Pollan说,“它一方面试着保护公众健康,另一方面又担负着发展农业的目的。这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克服大吃大喝》(Overcoming Overeating)和《当女人停止厌恶自己的身体时》(When Women Stop Hating Their Bodies)的作者之一Jane Hirschmann说:“如果我们只吃身体所必需的食物,食品工业会垮掉一半。”

 

实际上,食品工业专门针对我们的弱点量身订做产品。营养学家、糖尿病咨询师Robin Edelman指出食品商人利用了我们天生对甜食的爱好,在我们买到的任何一种方便食品中都加入了糖——不管是蔬菜汤,还 是瓶装水——一天很容易吃进20茶匙的糖。

 

我们吃的糖越多,我们越想吃。比方说,我们吃了一块蛋糕,甜味会激发大脑分泌类鸦片——把这种味道转化成欲望对象的化学信使。杜克大学饮食与健康中心的营养指导Elisabetta Politi说,与此同时,甜味激发大脑分泌的另一种化学信使多巴胺,会对记忆产生作用,催促我们将来继续追求这种奖励性味道。

 

同时,媒体——女性杂志、饮食书籍、电视——合谋让我们感觉缺乏安全感,缺乏吸引力,甚至在它们声称要帮我们瘦下来的时候。“我们经常被那些完美身材的影像轰炸,”印第安纳大学教授性别与媒体形象的老师Radhika Parameswaran说,“结果就是女性不断地将自己与那些不可能达到的理想型去做对比。”

 

这也许能解释为什么美国减肥市场在2013年价值高达605亿美元,数据来源于Marketdata,一个一直在追踪减肥工业的调研公司。但美国人的块头却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大,自1991年以来,成人肥胖症发病率增长了75%。

 

显然,我们对食物的态度陷入紊乱,让我们痛苦不已。每一种新饮食的骇人的市场营销都让我们对吃下的每一口食物充满怀疑。香蕉,曾经被视为大自然的完美食物,现在跟很多其他水果一起从南海滩饮食法的 第一阶段中被禁止了,因为它的果糖会激发血糖水平。面包,几个世纪以来都被当成是生活必需品,现在挂上了高碳水化合物的标签。难怪像 Vavul这样的人挑选食物时会纠结不已。

抚慰人的食物

现在科学家正在发现瑜伽在这个领域的功效的可信证据。位于西雅图的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发现,超重的中年男性和女性,在坚持练习10年瑜伽(每周至少一次)后,体重减轻了五磅。不练瑜伽的对照组则增重了八磅。研究的领头人、华盛顿大学公共卫生与社区医学学院的流行病学教授Alan Kristal相信,减重更多来源于觉知力的提升,而不止是燃烧卡路里。“你学会感受吃饱的感觉,不再喜欢那种饮食过量的感觉。”他说,“你可以真实地面对焦虑和压力,而不是用食物来掩盖它们。”

 

Bianca Raffety可以证明这个现象。这位西雅图的阿奴萨拉瑜伽教师说她在练习瑜伽之前的饮食习惯非常非常不好。“我总是用快捷的办法来解决能量需求,吃很多加工过的碳水化合物,方便食品。”她说,“吃得太快,汉堡包是家常便饭;很多的奶酪,很多面包。”

 

现在她越来越觉察到她该吃什么,怎样去吃。她还有一些贪恋的食物,但它们的质量提高了。“我喜欢烤奶酪三明治,但现在我用好的面包和奶酪。”Raffety不仅选择健康食材——她的“好面包”是有机全麦的——同时她也学着应对情绪低落而不求助于饮食。她认为这得益于她的冥想练习和瑜伽社群对她的帮助。“瑜伽社群培养人对困难处境做出健康的反应,无论是饮食不当,还是其他什么。”她说。

 

尽管瑜伽和冥想可以帮你穿梭于美国食品工业的汹涌波涛,但罗马并非一夜建成。当你练习时,你可以建立纪律、耐心、慈悲心来克服很多针对你的摧毁力量——不管它们看起来有多强大。




平和与和谐

遭殃可能是患病或增肥或不健康——正是这些妖魔刺激了饮食业、营养风尚,以及我们渴求答案的热望。再讲回来,瑜伽提醒我们,世上没有什么不变的答案。

 

据哈佛大学公众健康学院营养专家、《饮食与健康》(Eat,Drink, and Be Healthy)的作者Walter Willett说,“科学的正常进程中总是充满了自相矛盾。一种建立在好的设想的基础上给出的建议,会被以科学为基础给出的建议所检测和推翻。研究的步调,就像恰恰舞,前进两步,后退一步。”这可不符合媒体把故事往简单了讲的需求。

 

寻求答案可能掩盖住一种更深层的对目标感的渴望。我们全身专注于避免疾病,却忘了Pépin说的“生活的重点在于享受”。

 

你的练习有助于重新恢复这样的焦点。它可以提醒你少一点对饮食的关注,更多发觉自己的潜力,充满才思地投入到世界中,为那些比你自己更伟大的事业而奉献。

瑜伽呈现了一条通往觉醒的道路,在其中我们放弃对确定性的需求,承认生命本质的神秘。回报很丰厚:与我们的食物和谐共处,包括那些讨厌的对Lorraine Vavul如瘟疫一般的牛油果。“我在学着深呼吸,”她说,“关键是要健康而不要神经质。一点一点来,我已经上道了。”

*本文节选自《瑜伽》杂志2015年10月刊

撰文:Ingrid Cummings,广播剧Rubicon Salon的制作人兼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