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 扫一扫!更多资讯 ]
虽然我是素食主义者
我妈从不吃素,但自从怀了我就立马一点荤都不能沾,我一出生,她马上恢复了之前吃肉喷香的状态。由于我妈不是修行人,从我可以吃东西开始,就阶段性地给我喂食肉制品来增加营养。刚开始有记忆的时候,有过许多被逼吞咽肉食的经历,直到我四五岁时,亲眼看到了未煮熟的生肉的样子。永远记得当时那种红白软塌的生肉画面带给我的冲击,从那之后,任何威逼利诱都没能再让我违心地吃下那些难以下咽的肉。
 
成年后的我,有时会因为不想跟人解释“不想吃肉就只是单纯地不想吃肉而已”,而选择吃些小块的鸡肉和海鲜。毕竟我说我不吃肉后扑面而来的那些喋喋不休的追问才更可怕,只是红肉依然不吃。
 
在吃素不是潮流的十几年前,人们的追问比较简单,仅停留在“到底为什么?”的阶段,但是现在,人们的第一反应是“你是信什么教吗?”、“你吃素多少年了?”、“练瑜伽不能吃肉吗?”……十几年来,我经历了从“探究眼光”到现在“欣赏眼光”的巨变,也看到了在我回答“没入什么教”、“不想吃不爱吃”后对方或不可思议或预测失望的不同表情反应。有时会感到非常可笑,现在一些人把素食作为一种完成某种形式或者达到某种高度的标志,硬逼着明明很想吃肉的自己不去吃,我觉得不可理解的是,如果没有宗教信仰的话,吃什么难道也是要追着潮流吗?
 
后面奇怪的是我整个孕期,由于妊娠反应强烈,基本零进食到七个多月,可是在能吃进东西后的最后两个月,我却变成了真正的“无肉不欢”。记得每次吃肉我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为什么肉是这种味?”、“肉怎么会这么香呢?”……儿子出生后,我又恢复了之前闻到肉味就反胃的状态。
 
这就是我感觉到神奇的地方——身体是有灵性的,它知道现阶段的自己需要什么。我们应该听从诚实的身体,去认真分辩“口舌之欲”是身体的需要,还是只是一种心理的宣泄,而不是听从自以为是的头脑,想当然地、纠结地做决定。
 
可是,往往在头脑的教化下,人们太容易走向一种极端,比如只做这个、只接受这个或者只吃这个,原因是因为这个“好”、这个是“必须的”、这个是“应该的”……其实,哪里有什么应该和必须啊,我们吃东西是为了健康、为了获得能量、为了生存,吃什么会达到这些目的是因人而异的。如果把“应该”和“必须”作为一个习练或者修行的标准,那就还是停止在“我执”的阶段。
 
同理,瑜伽也是一样。

瑜伽要求我们非暴力。非暴力并不代表不可以吃肉,但是暴力却可能是你在明明想吃肉时努力克制自己,让自己产生百般纠结的心。
 
瑜伽要求我们听从自己的亲身体验。吃什么才能保持健康、吃什么才能身强体壮、吃什么才最适合自己,只有你的身体知道,而这些感觉和体验,需要你先和身体建立交流,建立有觉知的联结。
 
而培养和提高这些觉知的能力,需要不间断地潜心、丢掉“头脑”的瑜伽习练。让头脑只是作为观察者而不是主导者去习练体式,才能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身体的状态随时都在变,没有一个可以套用的万能公式告诉你如何习练才是最正确的,唯有跟身体做好联结,让身体来告诉你,现阶段的你怎样做才是最好的。
 

与身体对话不是一句妄语,沉下心来好好习练,每个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前提是对自己的身体做到谦卑和敬畏。


作者/梵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