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 扫一扫!更多资讯 ]
尼泊尔蓝天白云间泛着的自在,击碎我内心的“尖冰”

缘起


十年前,我有幸跟随胡因梦老师,接触到“身心灵”课程。开始往内看自己——看自己的恐惧,看自己的坑洞,看自己的需求。


一直很努力的工作,也做很多和“身心灵”相关的课程,包括:占星、塔罗、生命数字等。后来帮很多“身心灵”老师开课,又分开,中间一度觉得,人生起落,真是有趣,但接受起来难免伤感。随决定把自己隐身起来,做淘宝店,卖台版书和各种塔罗牌。


大家都说淘宝店难做,我偏不信邪,于是,放下所有的签,不再是谁谁谁的助理,不再是谁谁谁的老师,暂时不做塔罗牌老师,也不接个案咨询。安心做一个淘宝店小二。


这样的日子非常有趣,很用心的把一本本书包装,发走,虽然每本书只挣2块钱,但批量的订单渐渐多了。有一天,我从早晨打包到晚上,快递来取货时我突然发现,自己披头散发打包一整天,完全忘掉吃饭这件事儿。看着一地包裹,我突然笑了,我扮演这样的角色,体会也该结束了。那一年淘宝店,我卖掉几百万的流水。


我要去西藏,去看那边的蓝天白云,去感受空气中弥漫的纯真。


去西藏之前,我带好自己的护照,盼着有机会从樟木口岸到尼泊尔。美美的在西藏各种感动的转悠了十多天后,在电影院偶遇了小伙伴也要去尼泊尔,于是,果断搭讪,一起出游。


  就这样,没有计划,随心地去到那个地方。用海灵格的话说:我完全遵照自己的内心。


加德满都


从樟木口岸入关尼泊尔境开始,正式拉开了尼泊尔之旅的大幕。


我跟小伙伴们坐在那个晃晃悠悠的公共汽车里,一路晃了约10个小时,当进入加德满都的时候,我有点心凉,这个城市太小了。但,看着街上行人脸上的笑脸,还是心生欢喜的。


就这样,我们进入了加德满都最多中国人聚集的泰米尔区,背着大包儿,大气儿也不敢喘,听不懂本地话,英文不溜,只能跟着小伙伴们走,辗转进入了泰米尔区的时候,时不时可以听到中国话,住了店,洗干净自己,趴到顶楼,看着灯火通明,掐了一下自己,我还活着。


顶楼上,小伙伴拿着啤酒,看远处当地人在阳台上种花,有狗,有猫。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感受当时的一呼一吸,才真实。在一呼一吸之间,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看到自己的紧张和不自在。


当我们忙碌的时候,完全不会觉得自己是紧张的。慢慢的放松自己,只跟着一呼一吸之间的转动,居然不自觉的手舞足蹈。小伙伴们看我在屋顶转动、来回舞,也跟着律动起来,这样的放松下来,那种很细致的紧张感不见了,顿时,在胸前一阵很强烈的喜悦感来了,像胸口有一个小暖炉一样,只想微笑,不需要言语。


那边的房子很低矮,每个人都微笑着,很自在的样子,这是在上海和北京的地铁里所看不到的笑脸。而在尼泊尔,微笑像个招牌,他们笑得如此真切。有一瞬间,我感到自己到了另一个星球。



杜巴广场一角


邂逅恐惧并感受信任


从樟木口岸入关尼泊尔境开始,正式拉开了尼泊尔之旅的大幕。


我跟小伙伴们坐在那个晃晃悠悠的公共汽车里,一路晃了约10个小时,当进入加德满都的时候,我有点心凉,这个城市太小了。但,看着街上行人脸上的笑脸,还是心生欢喜的。


就这样,我们进入了加德满都最多中国人聚集的泰米尔区,背着大包儿,大气儿也不敢喘,听不懂本地话,英文不溜,只能跟着小伙伴们走,辗转进入了泰米尔区的时候,时不时可以听到中国话,住了店,洗干净自己,趴到顶楼,看着灯火通明,掐了一下自己,我还活着。


顶楼上,小伙伴拿着啤酒,看远处当地人在阳台上种花,有狗,有猫。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感受当时的一呼一吸,才真实。在一呼一吸之间,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看到自己的紧张和不自在。


当我们忙碌的时候,完全不会觉得自己是紧张的。慢慢的放松自己,只跟着一呼一吸之间的转动,居然不自觉的手舞足蹈。小伙伴们看我在屋顶转动、来回舞,也跟着律动起来,这样的放松下来,那种很细致的紧张感不见了,顿时,在胸前一阵很强烈的喜悦感来了,像胸口有一个小暖炉一样,只想微笑,不需要言语。


那边的房子很低矮,每个人都微笑着,很自在的样子,这是在上海和北京的地铁里所看不到的笑脸。而在尼泊尔,微笑像个招牌,他们笑得如此真切。有一瞬间,我感到自己到了另一个星球。


尼泊尔街头的手工艺人


被笑容击碎内心的“尖冰”


我跟小伙伴选择了班车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200公里的路程。为了看风景,我蹭到了司机旁边的坐位上,那边位置很大,小伙伴们在班车后边。


小路、植物,一路绿色,有时的坑坑哇哇路,像带我回到小时候,中途停车吃饭,我买来水果,分享给小伙伴及司机师傅,当我递上水果,师傅微笑点头,露出他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那一刻,我的心底里的“尖冰”被一点点敲碎,很简单的微笑,慢悠悠的生活状态,让时光,就在这一刻停留吧!一路,我在心里不停地呼唤和祈祷。


到了博卡拉,我们选在一个私人别墅的旅舍居住。漫路到了费瓦湖畔,愣了好一会儿,湖面银波飘荡,山腰上是小别墅群,湖边有很多西方国家的手工艺人,在卖自己手工制作的首饰,本地人在卖一些水果等。


雪山群就在博卡拉,有着亚热带气候环境,却与喜马拉雅山脉的雪峰接近,海拔只有两千米左右,完全不会有高原反应,这里有世界上最经典的徒步路线,可以在不同的位置全然的欣赏喜马拉雅的美态。


踏着湖边稀松的土地,心一下子静了,当我屏掉了城市的各种心事和负担,只去感受眼前的美景和存在,那一瞬间心是无限打开的,脚落在土地上的声音都与心跳同频,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分外美好。原谅了自己的不够完美,看到别人也先用欣赏的眼光去打量。


在博卡拉吸引人的地方,还有滑翔伞和滑翔机,我很向往,但我身心状况不适合这项活动,只好作罢。那我,就只能去欣赏别人在空中飞翔的姿势了,这样也挺好。


静静与自己共处


这是来尼泊尔不得不到的地方,在2500年前,是佛陀出生地。从博卡拉,我换了另外的小伙伴,一起前往美丽的奇特旺,那里有很多野生动物,也有更乡村的居民,舒服了几天之后,我跟小伙伴转了两次车,来到了蓝呲尼。


到了蓝呲尼,有点到非洲的感觉,路况很不好,我们准备投靠中国寺,到了中国寺得知,已经没有办法挂单,只能让我们去对面的韩国寺住。


我跟小伙伴入住韩国寺之后,去了大雄宝殿,当我看到那些宁静和庄严的面孔,深深的印入了我的心,我就在黑黑的大殿里,伴着烛火,静静的坐着,一向胆小如鼠的我,一点没有害怕那样的空旷。


跟自己在一起的感受,是很满足的。这种满足不需要任何的附加条件,没有名片,没有标签,没有男女,没有你我他之分。静静的呆在大殿,走出来的时候,已经皓月当空,满天繁星,看了一下时间,自己居然在这里坐了1小时40分钟。怔怔的在原地,乐了。也许,武打小说里的弹指一挥间,即是如此,“活在当下”也许就是这个感受吧。


第二日,用了韩式斋饭之后,我们计划着去佛陀出生的地方,我们不可以拿任何的包,光着脚丫,一步步的,脚踏实地的接近佛陀,没有任何特别的感受,也没有什么很奇怪的影象出现,只是简单的,一步步的靠近,当我的头触到那个土墙,从栏杆往下看佛陀曾经出生的地方,暖暖的幸福感升腾而起。


僧群们在唱着经,很多朝圣的人,带鲜花和金泊。我只选择让自己安静,这一路走到这儿,虽然吃很简单的饭菜,几乎还能看到脏脏的灰尘的薄饼,也是值得了。


博卡拉湖边


后记


我们的恐惧:这是很深层又细致的感受,很多时候,我不注意它,但它一直都在,这次看到它,并与它共处后,少了一些惊恐,多了一些宁静。


尖冰的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化思维,固化的意思,而在微笑面前,它不堪一击,原来微笑,温暖,无边的的大爱,是我们生命暖流的源头。


风景:当我们选择跟自己在一起,很多风景是自己心的幻化,我们永远不会相信,一切由心造,所有的我们看到的情境,都是我们内心往外的投影,大家不过在配合我们演出而已,你心乱了,你周遭的环境也会乱舞起来。


回城:回到北京,我用力才回复了联接的功能,用了半小时的时候,才会开自己的车,跑起来,不如原来那么溜了。这样的放下和切断,我权当是重生。


必须要说的是:我回来没多久,尼泊尔发生了地震,我为今生有缘在震前一睹他的芳容而庆幸,也为震后的尼泊尔祈祷万安!



撰文:刘思齐  图片:刘思齐   编辑:公主